【主播联盟】(01)【作者:shisu1235】   校园小说 
字数:84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各位,开始行动吧!行动代号:龙跃江!」

  东森新闻大楼里的一间闲置办公室中,正传来一声一声靡靡之音。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棒啊……大大哥哥的大鸡巴把宇舒插的好爽啊……痾痾痾痾爽死了啊……又要高潮了啊……凹喔……」

  「宇舒啊你今天在这里怎么那么兴奋啊?平常你不会这么容易高潮的啊」
  「痾痾痾痾痾……宇舒也不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喔……可能怕被人听到所以容易……容易兴奋啊痾痾啊呜呜呜……大大哥哥又顶到最深处了啊……」

  只见东森的女神主播吴宇舒正被摄影师大大抬着挂着水蓝色丁字裤的右腿,双手撑在桌子上,一件白色高雅的衬衫被打开,水蓝色的高托型胸罩被拉下,在吴宇舒32B的巧乳下缘形成一条线,身体侧着一边,只要头一低下来,就能看见自己修整的整齐的阴毛如今已经因为被那一根直径少说也有八公分以上大肉棒来回进出而变的湿透。

  一脸骚态的吴宇舒却有着说不出来的美丽,平常气质非凡的她如今却是对男女情事如此渴望,而大大则也满足吴宇舒的淫欲地爆冲着,那根巨棒如加装了强力马达一般的快速抽插吴宇舒的骚穴。

  「喔痾喔痾痾痾痾痾……真的要被爽死了……好哥哥……宇舒真的要被大大的大肉棒干到爽死了啊……怎么会这么爽啊……喔喔喔喔喔喔喔……要去了啊……」

  吴宇舒如今完全背对着大大,而大大则是牢牢抓着吴宇舒的24吋的柳腰,垫起脚尖,将身子整个往前压,让巨大的且充血的龟头深深顶入吴宇舒的花穴深处,每撞一下都让吴宇舒的中长发高高飞起。连续被这样虽慢但深的撞击几十下后,大大忽然改变节奏,小幅度的爆速肏干,吴宇舒阴道内的肉壁应变不及,一时之间无法接招,导致瞬间的绝顶高潮如疯狗浪一般的席卷而来,张大的嘴也发出令人心醉的浪叫:「喔喔喔喔喔喔喔痾阿痾啊啊啊啊啊喔啊……高潮了啊……昇天了高潮了啊大大哥哥……痾啊啊啊天啊痾喔痾痾痾……怎么会这样又要高潮了啊……」

  以看不太清楚的速度爆插吴宇舒几分钟后,大大忽然打住,吴宇舒双腿发软,要不是被大大抓着,肯定已经跪倒在地了。

  大大露出奸淫的微笑,说:「吴主播,你也高潮的太厉害了吧,这样等下要怎么去录影啊?」

  吴宇舒美丽的脸蛋贴在桌面上,喘着娇气说:「不行了……宇舒真的不行了……」

  「不行什么啊?等一下可是有部长要下来啊,刚才也听说了,指名要看你的说,你瞧,那天你去舔鸡巴还是有点用,只要被看了就会加薪的道理,我相信你应该懂吧,陈海茵可是曾经一年加十二次薪的喔」

  说完,大大拍了吴宇舒雪白的34吋美臀,红红的掌印看得真叫人口水直流,而在被打的瞬间,吴宇舒整个人就像被抽打了几百下一般地颤抖,口水从关不上的嘴角流出。

  「是说你刚才说你不行了是什么不行了?」

  吴宇舒转过头去,累坏的脸上意外地出现一抹娇媚:「不行……不行停下来啊……大大哥哥不要停下来啊……宇舒还要啊……」

  大大一丝惊讶闪过脸,心想:「这个吴宇舒真的有够耐操的啊!被我操成这样还说不够!」

  「小骚货!看我怎么干死你啊!」大大说完,屁股一用力,奋力将肉屌柱插进吴宇舒淫水高涨的淫穴中,弄的是吴宇舒发浪大喊:「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高潮了啊……又要去了啊……」

  「谢谢各位」吴宇舒30度的鞠躬谢谢各位工作人员。

  「吴主播,刚才的表现真的是可圈可点啊!」一名穿着头顶秃成了地中海、鼻子特别大野特别的油、身上穿着一套黑色过大的西装、挺着一颗堪比妇女十月怀胎的大肚子的男子露出淫猥的笑容对吴宇舒说。

  「谢谢部长的谬讚,宇舒只是尽全力地在尽自己的责任而已」吴宇舒微笑的摇摇手,说。

  「刚才我可是让导播故意切断你的耳机,就是要测试一下你的反应」部长说。
  吴宇舒的心中翻了大大的白眼,心想:「原来就是你这只蠢猪干得好事,竟然在那种完全不重要的地方切耳机,那根本一点用都没有好吗?人丑鸡弱就算了,连脑子也不好使,我那天晚上到底做了什么事啊?」

  「喔呜,部长,那可真的有点吓倒我了,下次可以不要在这样弄宇舒了吗?拜託」吴宇舒笑着说。

  「其实也只是想要测试一下,不过当家主播就是不一样,完全看不出来有任何的异状,光是这点就值得称讚一番了」部长边说边靠近吴宇舒。

  「天啊!要不是大大哥哥需要钱,我才不会去干那种事呢!就连陈海茵那种贱女人都不愿意再去找的男人,我可真的是委屈自己了,大大哥哥,你可要好好补偿舒舒妹子啊」吴宇舒心忖。

  「谢谢部长的讚美,宇舒未来一定会更加的努力的!」吴宇舒笑得美丽地说,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稍微退了一步。

  「吴主播」部长一个跨步来到吴宇舒面前,右手悄悄伸去搂住吴宇舒的腰,低声地说:「只要有任何需要,都可以来找我喔!你知道该怎么做的,上次我很爽,我会给你要求的两倍,千万别说出去喔!刚才我可是一边看你一边想你那天晚上的骚态喔」

  吴宇舒雪白的脸颊上染起了绯红,同样低声地说:「部长,你在说什么啊?宇舒听不懂啊」

  说着,右手巧妙地摸了部长微凸的胯下,露出一抹娇媚的笑容,部长被这一摸,爽死的表情又再次出现在那张不堪入目的脸上。

  「我都快要吐了!都什么时候,还在用这样的古龙水,拜託,赶快离开好不好,我快要窒息了啊!」吴宇舒心里暗自咒骂道。

  总算是脱离了部长,吴宇舒三步并一步地快走离开摄影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这时身为政治中心组长的老公走到吴宇舒的办公桌旁,说:「老婆」
  「做什么?」吴宇舒看着电脑萤幕,说。

  「你今天晚上有约吗?」

  吴宇舒转过头去,看向老公:「你这是在约我吗?」

  「嗯」老公的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最近要忙的事情太多了,一直都没有」

  「好啦好啦,在这种地方少说那种话,我知道了啦,我取消掉就是了」吴宇舒右手挥了挥,让老公的话停下。

  「那我去订餐厅啰!」说完,老公面露兴奋的表情说,转身走了几步后,又转身指了指吴宇舒的手机,意思是:「等他消息」

  吴宇舒点头,脸上露出一种欲迎还拒的不耐烦,等老公走了,王淑丽坐在椅子上滑了过来,笑着说:「瞧你的表情,我们吴大主播也会害羞啊!」

  「淑丽姐,别闹了啦!」吴宇舒拍了王淑丽一下,说。

  「想不到还是这么恩爱啊,难怪大家都说距离就是美感,要是哪天跟我一样每天都会见到,你可是会很想念这个时候的,呜呜呜,想到就感觉好好喔」王淑丽边说边转圈。

  「淑丽姐,好了啦,要是等下被盯上了,我们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放心,什么都阻止不了你们今晚小俩口的约会的,有事」王淑丽拍了拍她那34B的胸脯:「姐来担!」

  另外一方面,在某一间西式餐厅的男厕所里,一名留着黑长发、穿着粉红色无袖洋装的气质女子正将双腿跨开,手握一根壮硕的肉棒,缓缓地将自己已经喷了三次淫水的小穴靠近挺立的肉棒。

  「我说盈秀,你确定要在这里吗?你可是会忍不住地大叫喔」壮壮问。
  「痾……嗯……插进来了……」刘盈秀坐到壮壮的大腿上,那跟壮硕肉棒贯穿了刘盈秀的花穴,让刘盈秀呻吟了几秒,才又说:「那可能需要壮壮哥哥帮秀秀想办法了,谁叫刚才壮壮哥哥要用脚顶人家的阴蒂,害人家高潮到好想要」
  壮壮摇头:「好吧,我知道了,安份点啊!要是你不想失去主播这个职位的话」

  说完,壮壮将自己的四角裤塞入刘盈秀的嘴中,刘盈秀顿时感觉到那股夹杂着精子与尿液的腥臭味,虽然噁心,但刘盈秀却紧紧咬住,就像是因为长期接触着壮壮的肉屌而变成了稀世珍宝般。

  「嗯嗯嗯嗯嗯嗯哼哼哼嗯哼嗯哼哼嗯嗯嗯哼嗯嗯……呜呜嗯哼呜嗯嗯哼呜呜呜……咕咕咕呜估呜呼咕咕咕嗯嗯嗯呼呼呼呜……」

  由於四角裤卡在嘴里,刘盈秀的淫语变的非常地不清楚,但却别有一番韵味,刘盈秀不停扭动着他的纤腰,前后摆动着,花穴里的壮屌撑的是刘盈秀神魂颠倒。
  刘盈秀将32C的胸部靠近壮壮,壮壮知道刘盈秀想要被碰胸部,但壮壮却故意要整刘盈秀,硬是将身子往后靠,刘盈秀急了,俏臀摇的更是厉害,甚至从前后移动变成了上下起伏。

  壮壮的肉屌棒与刘秀秀全湿的肉穴交击,产生了一声声:「啪啪啪啪啪」的淫靡声音,要不是餐厅内的音乐开得很大声,恐怕就会真的纸包不住火了。
  刘盈秀将上半身再次捱近壮壮,这回壮壮不再退,反而是让嘴靠近,同时一起将一直垂放在两旁的手抬起,抱住刘盈秀的24吋的柳腰,脚尖一用力,壮棒拔地而起,第一招便是致命的一击,撞的是刘盈秀本来前倾的头猛力向后一甩,发出一声闷哼声:「呜……」,要不是有那件四角裤,恐怕此时的厕所里会回荡着刘盈秀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痾痾啊痾嗯……好爽啊……顶到最里面了了啊……痾啊痾啊痾痾痾痾哼……」

  壮壮这样子像上操顶了五十几下后,忽然厕所的门被打开了,三个大男孩走了进来。

  刘盈秀猛然一惊,本来垂放在壮壮双腿上的修长玉腿立即抬了上来,而壮壮也在同一瞬间,抓住了刘盈秀的双腿,让刘盈秀整个人呈现M字状。

  也许是因为新的体位的关系,也或许是因为外头有人,总之刘盈秀的肉壶在那一瞬间也紧紧地向内夹缩,肉壶内的肉壁完完全全包覆着壮壮的阳具,壮壮感觉到一阵剧烈的刺激,激起了壮壮不服输的心。

  「你们知道吗?昨天我边看那个中天新闻主播刘盈秀播报边撸枪!」

  「干,你是有病喔!A片不看,看那种这么消火的新闻做什么啊?」

  「你不知道,最近他可是看起来有够骚的,以前都是陪我爸看,没想到最近她的奶涨了一倍的感觉,而且啊最近老是爱穿超紧身的,别看主播依附正经八百的样子,光看那样的身材也是够呛的」

  「我昨天也看了,我操他妈的,那对屁股都快要跑出来了的感觉,又加上他那销魂死的嗲声,早知道我也掏枪出来的」

  「真有你们说的那样子?」

  「你不信,等下叫画面出来给你看,保证你当场勃起,以你那样容易受刺激的经验来看」

  「这么瞧不起人!」

  「不知到上次是谁看个范冰冰代言按摩椅的广告就在尻棒子齁」

  「靠,你是没看到喔,那个躺在按摩椅上,眼睛闭着,呼吸的时候那对胸部上下起伏,我敢保证导演一定是男的,不然怎么会取那个镜头,胸部这么大,重点是一副舒服死的样子,你不觉得就像是被干到高潮的样子吗?」

  而在里头的壮壮和刘盈秀全程听着外头三个大男孩的话,听的是壮壮玩性大起,本来因为忌惮外头会发现刘盈秀而只有小幅度的抽插以力维持性致和湿度,但如今却一改前态,频率混乱且力道不一的冲撞刘盈秀,让刘盈秀无法招架,却又无法肆意喊叫,种种情绪、不安与无奈都让刘盈秀的花穴更加的紧缩。

  壮壮突然站起身,刘盈秀没有想到壮壮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被抬起来浮在半空中的刹那间,刘盈秀忍不住发出了声音:「呜呼嗯嗯嗯呜……」

  在外头大男孩瞬间转过头去,其中一名说:「你们都有听到吗?」

  「有,那个听起来……听起来有点像」

  「像淫叫声」

  大概只有一门之隔而已,刘盈秀清清楚楚听见男孩们的脚步声,而壮壮则是毫不留情地摇摆腰桿子,如果是从下面看,就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刘盈秀的阴唇被那根壮屌糙地又红又肿,且淫蜜还不断滴落。

  「大概是看A片吧,谁会真的在这里做爱啊?」

  大男孩走出厕所后,壮壮再次坐回马桶上,此时的刘盈秀已经因为刚才过度的紧张和用力过度而全身瘫软无力,靠在壮壮的身上,任凭壮壮爆干。

  在车上,刘盈秀对着镜子重新化妆,一旁的壮壮说:「今天下午的直播你都准备好了吗?」

  「昨天都已经背好了,就看等一下会有什么临时状况了」

  「包含跳蛋突然动起来吗?」

  刘盈秀看向壮壮:「别这样子,上次你害人家在那些学员面前高潮,要是被看到就完了」

  「不过那天晚上你还是很爽的啊」

  「那是因为壮壮哥哥的关系」说完,刘盈秀用那刚画好装的双眼对壮壮眨了一下。

  「好,我知道,这次不会再整你了,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刘盈秀边说边擦上鲜红的口红。

  壮壮拿出一张浅蓝色、上头的字是烫金的邀请卡,刘盈秀收起口红,拿过来看了一眼,问:「这是什么邀请卡?龙越江,今天晚上八点半」

  「没错」

  「这是干什么的?」

  壮壮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下了班,在地下室会有一台蓝色的麵包车,你会知道是哪一台的,上车就对了」

  「我知道了」说完,刘盈秀将邀请卡收进小包包中。

  且说今日中午太阳高照,一名164高分高、染着一头戴有点铜色的长发、穿着黑白条纹短袖上衣与白色的长窄管裤的美少女走进一栋偏远且看起来有点老旧的研究大楼中。

  轻轻地敲了敲门,门内传来:「请进」

  美少女要开门走进研究室之前,将门上的状况牌翻了过来:「外出中」
  「老师」

  「喔呜,业涵,是你啊,你来了啊!」

  房业涵露出他那一抹令人倾心不已的笑容,对他的大学班导说:「我也顺便把外面的牌子翻了过来」

  「很好,这样一来就安心许多了」

  「是啊」说着,房业涵靠近班导,双手环抱住班导的腰:「老师,一切可好?」
  「还行,业涵,你的手」

  「老师,有什么关系啊?业涵不是说了嘛,业涵永远都是你的」

  「但我听说你也交上了一个不错的男人」说着,班导亲了下房业涵的额头。
  房业涵本来就因为天气热而有点红的脸如今更是红了,推了班导一下:「讨厌死了,老师欺负人啊」

  「老师可是很多眼线的,听说是跟那个叫做什么强强,是吗?」

  说完,班导的手顺是摸了房业涵两腿之间的三角洲一把,没有想到不摸还没事,一摸房业涵就像是被狠狠揍了一拳一样,双腿顿时发软,脸色瞬间苍白,双手压着私阴处,但还是止不住那一发不可收拾的溅洒,房业涵白色的裤子全湿了。
  而这一幕让班导吓傻了,退了两步:「业涵,你怎么了?」

  「这……这就是……他干的……干的好事……我刚刚才刚跟……跟他……在车上……车上……啊啊啊啊啊啊……又来了啊……痾痾痾……」

  说着说着,房业涵又漏了,班导看的纪是吃惊又是淫欲高涨,房业涵喘着娇气:「老师,对不起我……我只要跟他一次……通常都会要休息个半个小时……只要一碰到……碰到就会像这样……这样啊啊啊啊啊痾不行了啊……」

  前两次大概都是房业涵极力撑着不让淫水喷出来的太多,但连续漏了两次后,那种快感和肌肉无力感已经击垮了房业涵,透明无色却又极其色情的淫水像瀑布一般的狂泄於地上,房业涵因为擦了唇蜜而显得亮晶晶的薄唇此时大大的张开,双眼闭着,精緻的五官朝斜上方仰起,身体断断续续的抽动着,直到淫洪泄完。
  房业涵右手撑着沙发,额头上的浏海也已经因为汗水而黏在了额头上。
  然而此时的房业涵却浑身上下充满了媚气,在一旁的班导看的是淫欲高涨,再加上就在这个时候,房业涵忽然看向班导,应该是无意的,毕竟才刚剧烈的高潮玩,难免都会有点表情失调,房业涵的眼神迷濛的妩媚,班导就快要忍不住了,他一步一步走向房业涵。

  房业涵抬起头看向班导,班导说:「今天叫你来,除了是要看你好不好,同时也是要跟你说一件事」「什么事,老师?」房业涵大口喘着娇气地问。

  班导拿出一张邀请卡给房业涵,房业涵接过后问:「老师,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让你能更上一层楼的东西,虽然如今你已经是众所皆知的主播了,但你不会只想止於此地吧,这里可以带给你更多更好的未来」

  房业涵看着邀请卡:「龙越江?是指我可以再越过一条的意思吗?」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班导点头。

  房业涵对班导露出抹灿烂的笑容:「谢谢老师」

  「不用谢我,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来回报我」班导说得直接,房业涵也自然而然地接受了。

  班导坐在办公桌上,房业涵则是弯着腰,呈现九十度的吞吐着班导的阳具,事过境迁,虽然如今的房业涵已经是那根强的似能天地俱灭的肉棒的俘虏,但如今面对着对自己有恩之棒,仍是尽情所能地吞、吐、缠、放。

  房业涵的头上下摆动时,嘴角露出一声声:「酥酥酥」的声音,听的是班导好生难耐,但又不能显得自己如此渴望房业涵的嫩穴,双手紧握桌沿,咬牙苦撑。
  房业涵自然明白班导如今的处境,但房业涵还想多吃一点,好让既已刚刚才潮吹完的阴道在休息一下,只说房业涵右手握住班导的肉棒根处,左手将旁边的头发拨到耳朵后方一下后,把玩起班导的睾丸,而嘴中的灵舌更是快速舔逗班导龟头的洞口。

  「阿!不行了啊!」班导叫了声。

  房业涵右手用力一握,这才让班导没有提手早泄,班导喘着气:「天啊,房同学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房同学了」

  房业涵微笑,边脱去裤子和丁字裤,踩上桌面,左手扶着班导的肩,右手调整班导的肉棒子,对准了自己的阴道,边缓缓坐下边在班导的耳边轻语:「但业涵仍旧渴望着老师的这根大肉棒!」

  说完便听见一声「噗滋」,肉棒已经完全没入肉穴里。

  「嗯嗯嗯嗯嗯哼哼嗯哼嗯哼嗯嗯……老师啊老师的大肉棒……喔呜呜呜喔呜呜好爽啊……还是好爽啊……痾痾嗯痾啊」

  「业涵,慢一点慢一点,你这样会让老师」

  「老师嗯嗯嗯哼嗯哼……别客气啊啊啊啊啊喔喔喔……老师永远永远啊喔都是都是业涵……业涵的恩师嗯嗯嗯啊嗯喔喔喔又变大了啊……」

  只说房业涵上下快速启福的身躯,湿润的肉穴吸放着挺立的肉棒,班导感觉到房业涵的花穴比以前更加的紧实,虽感到意外,但也无比的兴奋,心想:「这骚逼,据说被干的很惨,但这穴却比以前更紧!干死你不偿命!」

  班导用腰猛力一顶,在加上房业涵刚好自己往下坐,一上一下肿胀的龟头直直顶到房业涵的花心,房业涵如受从天而降的瀑布冲击打在身上一样,巨大的痛苦和爽感让房业涵在一瞬间再次进入高潮,十根手指头深深地刺进班导的肩膀。
  虽然房业涵没有脱掉衣服,但那一对32C的美乳仍旧在衣服中展现出他的诱惑力以及柔软度,因为高潮而将上半身靠近班导,房业涵地一对胸部正好就在班导的面前,班导贪婪地将脸埋进去,而跨下的那根巨棒也没有停下来地继续顶撞房业涵。

  房业涵如今就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被班导压趴在桌面上,班导双手扶着房业涵34吋的俏臀,炙热的阳屌快速进出房业涵因为被操干而不停流出淫水的花穴。

  每撞一下,房业涵两片臀肉就震动一回,看的是直叫人淫心荡漾,再加上房业涵地淫叫声:「喔喔喔喔……好棒啊喔嗯嗯嗯嗯嗯哼……爽死业涵了啊嗯哼……不要停啊啊」

  班导一边用硬挺的肉棒抽插,一边用大大的手掌拍打房业涵的屁股,红色的印记就像是说明了房业涵不管变的怎么样的大红大紫,依旧是当年一心想红、想要证明自己不是花瓶什么都愿意做、愿意尝试,明明知道是不对的、明明知道是在被性侵,但房业涵依旧是愿意脱下衣服、张开腿、翘起屁股,任一根根龌龊的鸡巴、一双双肮髒的手,玷汙了自己那令人称羨的身躯。

  「啊啊啊啊啊凹喔啊痾喔喔喔喔恩……要不行了啊……全部都顶进来了啊痾痾痾……要死了啊……好大的肉棒啊……痾啊痾痾痾爽死了啊……」

  班导将房业涵自腰拉起,房业涵整个人呈现一个帐篷样子,而班导则是将身子往前压,通心阳棒不仅深入房业涵的肉穴,更是肿胀地不断撑破房业涵肉壁的包覆。

  房业涵美丽的脸蛋扭曲,贴在桌面上,而般导如今的肉屌棒已经达到了宽6公分长17多公分了,直刺的房业涵浪声浪语不间断:「啊啊啊痾啊痾要昇天了啊……喔喔喔喔喔痾哼……我的天啊老师啊……业涵要去了啊……业涵又要被老师干到高潮爽死了人了啊喔喔喔喔喔喔……」

  「哼!老师我今天决定要肏你肏到我这鸡巴翘不起来为止!冲啊!」

  「要去约会了齁」王淑丽走来笑着问。

  吴宇舒边收东西边露出一抹鲜有的害羞微笑:「恩」

  「祝你一切顺利啊!希望今晚你能有个快乐的回忆啊!」

  「淑丽姐,谢谢你的祝福」

  王淑丽拍了拍吴宇舒的肩:「你是值得拥有的好女孩!快去吧,其他事情我帮你收拾就可以了!」

  「谢谢你,淑丽姐」

  「没事没事,我今天运气不好,要留下做报告,所以这点事情,没什么的啦!快去啊!别持了让人家不高兴」

  「恩」

  吴宇舒快步地步出电梯,心想:「哼!还是要让你等一下,不然要是被你看轻,以为我多期待跟你约会的话,那我可就吃亏了」

  然而说好的在电梯前等的车子却没有出现,吴宇舒又想:「死样的,竟然阴我!」

  吴宇舒拿出手机滑了滑,他想应该是要来了,但这一份等待却终究是落了空。
  她接到老公的讯息「亲爱的,对不起,临时有一场饭局得去」

  「我嗯的!」吴宇舒脱口而出。

  「真没想到吴大主播也会骂人,看起来力气还很够」

  吴宇舒转过头,看到大大正迎面走来,心中竟是浮起了:「太棒了!比起他,我更喜欢他」的念头。

  「你要陪我吗?」吴宇舒低下头,小声地问。

  但听到的答案是:「不,今晚我有其他事」

  吴宇舒失望地抬起头,看向大大,大大对吴宇舒微笑:「不过我倒是可以推荐你去一个地方,你知道我推荐的意思吧」

  「恩,哪里?」

  大大将一张「龙越江」的邀请卡交到吴宇舒的手上,说:「这里,等下会有专车来接你」

  「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吴宇舒问。

  「放心,明天中午我还是把你干疯的」

  说完,大大转身离开,这时一台青蓝色的麵包车来了,吴宇舒看向停在她面前的麵包车,车窗摇了下来,是一名戴着面具的男子,他说:「请上车,吴宇舒主播」

  拉开车门,只见两名女子坐在里头,一名是刘盈秀,另外一名是房业涵,吴宇舒上了车,将门关上。

  车子离开了,奔驰在街头上。

  「顺利取货,运送中」在驾驶座上的戴面具司机,对着手机说。

  「收到,一切皆已准备就绪」电话那头传来。

  (未完待续……)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