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怪怪性事】(下)作者:txws117   都市激情 
字数:8135


               (下)

  又一日悄悄过去,晚上小悠洗完澡,换下内裤,在我意料中的,没立刻洗掉,居然抓起来,放在鼻尖闻了闻,露出个比较嫌弃的表情,揉成一团放在睡衣里,等到老公像往常一样去调戏她时,掏出内裤并用很低的声音说道:「2000块卖你!」

  「啊?好,好!」老公发一大愣,受宠若惊,急忙掏出手机,「我微信上转给你?」

    「我要现金!」

  「可,可……没事,我等你姐睡了,去自动取款机拿,你别洗,等我,好不好?」

    「要是我睡着了,不许吵醒我!」

    「遵命!」

  得到小悠内裤,老公总体看起来还是很兴奋的,为了挖掘他心底里的渴望,我特意将他绑起来,给他闻,让他舔,还把内裤的裆部包住老公的龟头,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套弄,「怎么样,老公,摩擦着包住小姨子私处的内裤,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呜呜!」嘴里被我的内裤塞的满满,老公只能发出类似的「抗议」。
  「我知道你的心思,嘴里塞着我的味道,一定让你很不开心,其实你想大声说,把你的内裤扔掉,把小悠的内裤塞进来,我要一边吸小悠的味道,一边舔她的淫水,还要一边干她,对不对?」

    「呜呜!」老公使劲摇头,而我只假装没看见。

  「被小悠内裤摩擦,脑子里却想着这是她的穴穴,她正用她的穴穴不停摩擦着老公的龟头,很渴望自己的龟头被小姨子主动摩擦,对么?」

    「呜呜!」

  「虽然你在摇头,可你的鸡鸡这么硬,这么大,出卖了你,你分明心里想的就是这个,咦!你看你的水,源源不断往外冒着,还说没有想小姨子的穴穴,想着被她摩擦,想着可以干她?」边说,我边一只手套弄,一只手缓缓拉开老公嘴里的内裤,把小悠的内裤包在老公头上,自己撅起屁股,将泛滥成灾的私处对着老公那挺立着的龟头,缓缓坐了上去,老公那根好硬,挤入我私处时虽然冰冰凉的感觉,却让我如同被烫着了一样,舒爽透顶。

    「老公,小悠的逼,干的爽不爽啊?」

    「呜呜!」

    「老公,是不是想我解开你的束缚,可以抱着小悠的屁股,狠狠干她的逼呢?」

    「呜呜!」

  「可怜的老公呀!」我一边摇晃屁股,一边揉着自己两颗饱满的奶子,抚摸纤细的腰肢,拍打雪白的屁股,一边说着淫话,我能感觉到,小穴里的鸡鸡,坚硬无比,火热跳动,鸡鸡的主人,很想要,很想要,但现在还不行,我不要让他这么快舒服,我要挑逗挑逗再挑逗,让他欲罢不能,让他……

  「内裤的味道好棒!」老公在我授意下,半夜三更给小悠发着信息,「那裆部的痕迹,都被我用舌头舔干净了,都因为闻你内裤的味道,雄姿勃发,把你姐干得直求饶!」

    「变态!」一会会后,小悠回了信息,「我的味道就那么好闻?」
  「当然了,世间美食呀,但是,你姐睡着了,我实在忍不住,就拿你内裤的裆部包着自己龟头,摩擦摩擦,想象着是你的穴穴包着自己,摩擦摩擦,最后,射了……,把你的内裤射脏了!」

    「变态!」

    「要不,我把他洗洗干净?」

    「不要了!卖给你的就是你的了,你爱放哪放哪,别还给我,你这个恶心男!」

  「呵呵!」过了好一会,老公才再发过去一条信息,「小悠,你两条腿又长又直,穿着连裤袜实在美极了,要是你能把穿过的连裤袜也卖给我,我能穿自己腿上,抚摸他,闻着袜尖残留的香味,那该多好啊!」

    「恶心,恶心,恶心!」小悠连来三个表情,「我怎么有这样恶心的姐夫!」

    「小悠,这怎么能算恶心呢,这是姐夫我,对你由衷的欣赏与喜爱呀!」
    「哼!现在又不是夏天,穿连裤袜,好冷的呢!」

    「穿在里面嘛,味道还能捂着,不散发出来,多棒呀!」

    「变态,2000块!」

    「嗯!」

  晚上,老公又得到了小悠那带着体温的肉色超薄连裤袜,虽然上边几乎连味道都没有,但依然让他很兴奋,在我满足了以后,开始了接下来的计划,老公软磨硬泡下,小悠答应把内裤连裤袜穿三天卖给老公,还渐渐的允许老公挑选款式和颜色,另外,老公购的物品种还变越来越多,胸罩,小胸衣,手套,围巾,鞋子,只要能贴着她肉身的东西,全都买买买!小悠的钱包越来越鼓,骗我说是在网上做兼职赚来的,我不急着拆穿她,只等……

  20多天后,小悠来月经了,和上次一样,血刚流干净,肚子就开始一阵一阵的疼,偏偏疼痛的第一天,我们还假装不知道,骗她说要去北京谈笔大业务,结果……

    小悠疼得实在不行了,拨通了老公的电话,「姐夫,我好疼,救我!」
    「怎么了?」老公在我旁边,慌慌张张关切问道:「你那发生什么事了么?」

    「姐夫,我肚子好疼,跟上次来月经一样,好疼好疼,我疼得快要死了,你快回来救我!」

    「可是,我和你姐正在北京呀!」

    「姐夫……求求你,救救我,姐夫!」

  「老公!」我知道那头是小悠,故意贴手机旁边娇滴滴说道:「谁的电话啊,打这么长时间,人家都催我们了!」

  「啊!老婆,是小悠的电话,她说她肚子好疼,好像是跟上次一样的情况,她说快要疼死了,可我们现在在北京呀,怎么办?」

    「那你还不快飞机票回去!生意我一个人去谈就是了,妹妹可就只有一个!」

    「可是!小悠肚子疼需要我……」

  「哎呀!这个时候你还婆婆妈妈什么啊,都怪我们,都忘记算小悠经期了,快点回去吧!」

    「遵命!」

  挂完电话,我和老公手牵手找了个电影院看电影,期间我倒他肩膀上,借助大衣盖着捏着他的鸡鸡,嘴里小声吐着热气,「老公,这次可是你和小悠独处哦,还得干她哦,有没有很兴奋呀,你准备怎样干她呢?你这性能力这么强,小悠吃得消不?不过你这么想要小悠,干她的时候肯定很兴奋,那你会不会一插进去就射呀……」虽然他一直没回答我,但他的鸡鸡那坚硬度,那跳动,以及不断冒出的水,让我知道,他其实很动心,虽然满满的都是醋意,但却一点都不怪老公,也不怪小悠,自己下体还湿湿热热的呢!

  找了个酒店,打开手机时老公已经伏在了小悠身上,小悠脸煞白,被子将两人都裹着,老公一下又一下,坚定而又如同机械运动样干着小悠,这让我心里舒服不少,干着干着,小悠的脸才慢慢变得红润,两只手竟攀上了老公的脖子,嘴里嗯哼嗯哼吐着气,「姐夫,你,你怎么还没射呀,我,被你干得,好累!」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我性能力超群呀!」

    「不行,你快点射吧,我都被你磨的有点难受了!」

  老公凑到小悠耳边,叽里咕噜了一阵,只看到小悠的脸越来越红,老公又在出什么坏主意了?男人果然都是坏家伙嘛!

    「啊?」小悠虽然撅着嘴,却媚眼如丝,「你不会骗我吧?一定要那个样子的?」

    「反正你姐姐受不了我的时候,都用的那个方法,每次我都很快就缴枪了!」

  「可,我跟小清结婚那么多天,也没给他口,口交过,而且,那样的话,你射我嘴里,我岂不亏死了!」

  「你姐夫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么?口交其实很简单的,只要你含住我的龟头,像舔棒棒糖一样舔舔,手抓着阴茎上的皮,上下套弄,就行啦!」

    「哼,就相信你这么一次!」

  小悠说完,老公便得意的抽出阴茎,头往里边一钻,69式,小悠皱着眉,抓着老公的阴茎,微微张开嘴,一口含住,套弄起来,「是这个样子么?」

  「嗯!」老公虽然在里边,但故意把声音喊的老大,「牙齿尽量别碰到嘛,舌头要裹住龟头,沿着上边有一排排小凸起的部位多舔舔,手弄的时候不要力气那么大,要……哎呀!」老公一把掀开被子,「你要谋杀姐夫啊,咬我!」
    「谁叫你那么多废话,下去给我闭嘴,还有,你说只闻的,不许舔!」
    「哦!」

  画面显得有些安静,但能看出,小悠慢慢的已经掌握了些口交的技巧,从对鸡鸡的讨厌,变成把他当玩具一样弄起来,除了舔还用下巴蹭蹭,放在脖子处夹夹,弄得整个都滑溜溜的。

  「我有点想射了!」老公再次掀开了被子,「你趴着,给我插行不?那样我射的更快!」

  「你的要求真多!」小悠边说边不情愿转过身子,趴在床上,老公伏在小悠身上,以我认为最羞耻的后入式,滑入小悠体内,在暴风雨之中,完成了今天的最热活动!

  「喂!别摸我了,快给我滚下去!」本以为都不会再有什么了,手机随意往床边一丢,回味着刚刚边看边抚摸的快乐,突然,手机里传来这么一声,令我收拾起精神,按下了开关,只见没穿衣服的小天,被小悠推挪下了床,满脸委屈的模样。

    「你!你这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

  「切,别以为你那方面厉害就能随便干人家,男人靠性能力,是不可能想征服谁就征服谁的,你得到了你想要的,我得到了我要的,这次的事互不相欠,你滚你自己房间去睡觉!」

    「靠!你!」小天伸出中指,「别跟我说你刚刚不舒服?」

    「舒服啊,怎么不舒服了,那又如何?」

    「舒服了就应该犒劳我,让我搂着你睡一晚上又怎么啦?」

  「神经病!快滚!」小悠抽起靠枕,扔向了小天,有抓起床上所有小天的衣服,一件件往他身上扔,小天看着她,看着她的脸,她的眼睛,无奈,捡起地上一堆杂物,慢悠悠晃了出去,到门口时小悠还不忘吩咐,「把门关上!」

    呯!手机来了条消息,「老婆,我被扫地出门了,可以去你那么?」「来吧!」

  偶尔的打击对于我老公来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很快,他又燃起了对小悠的热情、斗志,我故意打电话跟老公说再过两天回去,等小悠知道后,老公带着她出去吃饭,期间干了啥就不知道了,刚回来小悠就很生气的模样,「你烦不烦啊?我都说了,不可能!」

  「我不就想你穿着内裤给我闻么,可以闻到你那带着体温的私处味道,你都愿意把内裤卖给我了,怎么就不能满足一下顾客稍微过分一点点的要求呢?而且我又不是吃干抹净不认人的人,我愿意多出点钱的呀!」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样就能摸我了,舔我了,对我做猥琐的事情了,甚至强奸我,我又不能把你怎么样,对吧!现在的我每个月都得被你内射,这样还不够么?」

  「你别想歪了,我怎么可能是那种人,要不这样,你可以把我绑起来,塞住我的嘴,蒙上我的眼睛,然后穿着内裤给我闻,对你来说一点都不亏,还能多赚点钱,怎么就不对了?」

  「哼!我……」小悠抬起手,刚准备反驳呢,眼睛轱辘一转,「嘿!你的方法好像不错,那样的话你看不见,舌头伸不出来,只能闻了!」

  「嗯嗯嗯!」老公使劲点头,「我知道你是个独立的人,用这种方式赚外快有什么不对呢?而且又满足了我,我们又没做什么过分的事,也对得起你姐,一举多得嘛!」

    「哼!算你鬼点子多,但我用什么绑你啊?」

    「嘿嘿!这个嘛!你姐经常把我绑起来,所以绳子多的是!」

  「好嘞!」小悠拍拍手,老公已被绑在了立柱上,不过小悠是个新手,绑的乱七八糟不说,还让老公游刃有余,等于没绑,后边手上打的蝴蝶结,老公一手指就能勾掉,但老公故意站在那不动,我懂得!

    「身子好了,嘴怎么办?眼睛怎么办?」

  「我建议你,可以用胸罩蒙住我的双眼,再用丝袜绑好,嘴里嘛,可以塞你的袜子,也可以塞你的小衣服啊什么的!」

  「哼!我心情好,满足你!」等把老公都弄好后,小悠上前确定老公不能动,又看不见喊不出声时,打了个响指,「姐夫,你在这等等吧,我先去洗个澡!」
  「呜呜!」老公连忙摇头抗议,不过抗议无效,由于小悠自以为一切都在她掌握中,居然开着门洗澡,这绑在立柱上的老公,头只要歪过去就能看到美人沐浴,当然,不晓得老公看不看的到,但从下体那膨胀的程度,也能看出,老公他……

  「嗯,今天洗澡真舒服!」小悠迈着优雅的步子,用宽大的澡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任由暖气打在她光洁溜溜的肌肤上,和我一样,喜欢洗完澡可以裸身出来,等全身水都干了再穿衣服,因为住在我们家,所以好久没有这样的享受了,「哎呀!刚刚门一直开着,姐夫不都听到我洗澡的声音了,好害羞!」

    「呜呜!」这又变成了老公唯一的抗议声。

  「可是,更害羞的是,还得……」边说,小悠边缓缓穿上了内裤,「姐夫,我就在你面前,还穿着刚刚换下来的内裤,可,你被绑在这,怎么才能让你闻到呢?」

    「呜呜!」老公伸长了脖子,左扭右歪,滑稽的模样。

  「都怪姐夫长太高了!」小悠搬来一张凳子,站了上去,撅起屁股朝老公脸上靠去,可是,屁股已压住老公的鼻子,内裤裆部却在老公下巴那,老公能闻到个屁!

  「哎呀!」小悠的屁股在老公脸上擦了擦,真搞不清楚是老公占便宜,还是小悠占便宜,「好像姐夫还闻不到,怎么办呢?顾客是上帝呀,要不穿双高跟鞋?」
  自言自语过后,小悠蹬了双水晶恨天高,前边点至少5 厘米,后边跟得有15厘米,一扭一扭爬上了长板凳,这样一来,就够到了老公的鼻子,裆部往小天鼻孔上一贴,晃起了屁股,「姐夫,是不是这样子做嘞?对我的服务,还满意不?」
    「呜呜!」

  「看来还不满意,肯定是贴不够!」小悠弯下了腰,这下,私处只隔着一层散发着温温的、骚骚的内裤,紧紧贴在了老公鼻孔上,监控中的图画真让我血脉喷张,一个裸体少女,弯着腰,只穿着一条内裤,伸着笔直的双腿,穿着恨天高,将自己的私处隔着内裤紧贴在被绑着的男人身上,让男人贪婪的吮吸着味道,小悠什么时候学会这么淫荡的事情了?

  「姐夫,你鼻孔里的热气,喷在我的内裤上,热热的,感觉好奇怪哦,喷的人家痒痒的,好讨厌!」小悠一边让内裤保持在老公鼻子上,一边扭着屁股,双手还分开自己两瓣屁股,使得私处张开贴着老公的鼻孔。

  「好痒,好痒,哎呀,讨厌,都有水流出来了,姐夫你真的好讨厌!」小悠拉掉小天嘴里的袜子,「不行,姐夫这个样子,我真的好痒!」

    「那怎么办?」老公显得一脸无辜。

    「反正钱我不会退给你了,要不?我穿上袜子给你闻,内裤脱给你自己去玩?」

    「好像也只能这样了。」

    「你不乐意?」

    「不不不!」老公赶紧摇头,「我很乐意!」

  小悠笑了,笑的很得意,咯咯咯咯的笑,回屋找来一双蓝色的连裤袜,站在凳子上,伸出玉腿,从脚趾开始,缓缓套了上去,望着雪白的肌肤一点点消失在丝袜中,取而代之是颜色更纯更光滑的物品,老公的眼睛都快冒出火来,小悠穿好裤袜后,故意在老公面前转了个圈,解开老公的束缚,坐在了凳子上,「姐夫,抬腿很累,你自己跪在地上闻吧!」

  「嗯嗯嗯!」老公就像个贱狗一样,往地上一跪,双手捧着小悠的脚,使劲吸吸吸!

  看到这,我关掉了手机,按住砰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喃喃自语,「小悠和我性格好像,天生一副女王样,乖乖,以后老公,是幸福还是不幸福呢?」

  过了好长时间,在我看来真的是好长好长,老公才敲开了门,见我有点生气的样子,立马坐我旁边搂着我,「老婆怎么了?好像不怎么开心呀!」

    「哼!看到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怎么会开心?」

    「可,老婆,这不是……」

    「哼!我就是吃醋,你把刚刚对小悠做的事,再对我做一遍!」

  「哦!」老公跪在我面前,缓缓为我脱下了外裤,拿起我早已准备好的裤袜,为我穿上,捧着我的脚,放入了口中。

    「等等!你隔着袜子,舔小悠的脚了?」

    老公不敢抬头看我,只捧着我的脚点点头。

    「你舔小悠脚的时候,她就没反对?」

    老公依然点点头!

    「哼!」我假装很生气,「你对小悠做的事,要付出双倍努力对我做!」
  于是乎,老公很努力舔起我的脚来,后来才知道,除了脚,还有整条腿,还有穴穴,屁股,屁眼,只要丝袜包着的地方,他一处都没拉下,我的心啊,好气又好激动,郁闷又被老公舔得好痒,好舒服,好……啊!难道小悠被老公舔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么?

  「老婆,做完了!」在我被老公舔得,舒服的要睡觉时,他的舌尖离开了我的身体,依然低着头跪在那说道:「后来,我准备沿着她的肚子往上时,她一脚踢开了我,我就到这来了!」

  「唉哟,可怜的老公!」摸着老公的脑袋,将一边的乳肉塞进他的嘴里,「宝宝受苦了,来,喝奶!」

  随着时间的推移,小悠跟老公之间变得越来越开放,小悠也很乐意与他之间的游戏,终于,在时机已成熟时,我穿着红色紧身皮衣,推了个小车闯入了小悠的房间,而这个时候,小悠正坐在老公身上,包裹着丝袜的翘臀压住老公硬硬的鸡鸡,两只玉足伸在老公鼻尖,双手往后撑在老公脚踝上,左右晃动摩擦着呢,一见我推门而入,吓了一大跳,正准备做些什么,早已准备好的老公,猛的睁开小悠自以为绑的很好的束缚,分开小悠的双腿,一把抱住小悠的背,往自己身上一压,两人一起躺在了床上!

    当然了,还呆萌着的小悠,压在老公身上呢!

  「呀!你们!姐夫,你们什么意思啊?快放开我!」小悠使劲的挣扎,然而在老公强壮毫无作用。

  「什么意思?哼!你和我老公苟且,我当然是来捉奸的了!」边说我边走到小悠面前,啪!一巴掌打在小悠屁股上,拿出一根宽宽的带收缩口的带子,老公主动抬起点腰,将他们两个的腹部紧绑在了一起,小悠急得花容失色,「姐姐,是姐夫他,姐姐,你到底要干嘛啊?」

  「嘻嘻,不干嘛,姐姐知道你喜欢姐夫,也知道你姐夫喜欢你,所以特来成全你们两个!」

    「姐姐……」

  后边小悠无论怎么说,怎么解释,都木有用,我又将小悠两腿强行分开,跟老公同样分开的双腿,一起分绑在床两边,撕开小悠裤袜裆部,将手指分开两瓣阴唇,伸进去捣鼓两下,里边果然已是水帘洞天。

  「小悠,你也别解释了,你这里边可水汪汪的呢,小天这么喜欢你的味道,到底你的味道有多好,让我尝尝呢!」边说我边把手指放在嘴里吮吸,故意发出啧啧啧的声音,味道跟我的接近,但比我的淡许多,「嗯!小悠的味道好纯,好好吃哟!老公,你想不想尝尝呀?」

    「想!」老公故意发出高声。

  「哼,我偏不给你吃,给你弟弟吃!」说完,我手往两人中间一伸,拉出那根紧贴着两人小肚子的硬家伙,对着小悠的蜜穴,分开两瓣阴唇,使其缓缓沦陷进去。

    「弟弟,好吃么?」我故意对着两人交合处问道。

    「好吃!」

  「那你就呆在里边,不许动,好好吃一会!」边说,我又将两人臀部绑住,紧贴在一起,双手十指相扣绑在床边,扒开了小悠的屁股,露出那颗粉嫩的菊花,在小悠惊恐的叫喊声中,伸出舌尖顶了上去。

    「姐姐,你要干嘛,不要舔那里啊,你跟姐夫两人一起欺负我!」
  「有么?我怎么不觉得,反而觉得你很兴奋呢?」蘸着口水,我将小拇指伸了进去,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很轻松就能摸到另外一个洞里,老公那坚硬的肉棒,「老公,你有没觉得小悠很兴奋啊?是不是里边很湿,还把你夹的紧紧的?」
    「嗯,比以前都要湿,都要紧,还夹的我都觉得疼了呢!」

  我退出小拇指,将中指伸进去,并来回抽插,「小悠,你这样骗人是不对的哦,我老公是不是被你这么骗上床的啊?」

  「没有……啊……姐姐,好,好想拉屎,别弄我屁眼,好不好啊……呜呜呜……」

  「切,你分明很爽,还装哭!」我边说边加大了抽插的频率,老公的鸡鸡一定更爽,比做爱还要爽呢!

  「姐姐,求求……啊……你了,别这样……啊……好不好……,我真的……啊……求你,我要……啊……!」

    「老婆,老婆快停,小悠,小悠她,真的哭了!」

  「哦?」我停下动作,抽出手指,走到前面一看,嘿!小悠还真哭了,泪眼婆娑望着我,「姐姐,你和姐夫这样子欺负我,我讨厌你们!」

  「哈,哈哈!」小悠哪受过这样的委屈,我就料到她会哭,所以来之前就咨询过陈医生发生这样的事,该怎么处理,所以先发制人放声大笑,笑到她没了注意,呆望着我,才一把抓住了她的马尾辫,张嘴就对着她的嘴亲了上去,顿时,她瞪大了眼睛,思想完全放空,傻愣愣张着嘴,任由我的舌头长驱直入,跟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口水交融,直吻到她娇喘连连,双颊发烫才松开。

  「小悠,不是姐姐姐夫欺负你,是姐姐姐夫都喜欢你,都爱你,都很想跟你生活在一起,我们两个人,一起欺负你姐夫,一起快乐的过日子,不是很好么?」
    「姐姐?」小悠依然很呆萌,「可……」

  「别去瞎想多想什么,你现在的状况自己也清楚,该认识了,只能跟我们在一起好好生活,才行,别计较太多,放开自己的内心,能接受我们么?」

  「我……」小悠想了想,撅着嘴,最后点点头,「可是,三个人睡一张床,不会尴尬么?」

  「怎么会呢?」我解开了他们的束缚,抱着小悠,俯身压在了她身上,「老公,从旁边干小悠!」

    「遵命!」

  随着老公的耸动,我的吻,从小悠的眼睛开始,鼻子,嘴巴,耳根,脖子,一点点往下,着重在她两颗葡萄上,流连!随着她喘息声的加重,慢慢分开她被老公已经撑开的血肉,伸出舌头以蜻蜓点水之式,舔舐着女人最敏感的那颗阴蒂!
  「啊……啊……」小悠此刻已放声大叫,「姐……姐……好舒服,要,要高潮!」

  情到此时,还等什么?拉开裆部的拉链,分开自己的穴穴,往小悠脸上一压,「舔我,我就让你姐夫送你升天!」

  「唔!」小悠张大嘴巴,伸长舌头,使劲往我里边搅弄,老公开启疯狂模式,大力进出,我的食指如同高频率震动器,使劲揉搓着小悠的阴蒂,只几秒钟的时间,小悠绷紧了身子,昂起腹部,到达人生最快乐的巅峰!

    老公,该我了!

  分开双腿,压在小悠身上,摸着小悠滚烫的脸蛋,满眼的柔情,拍拍屁股,老公双手撑着床,趴到了我身上。

    哦……多么舒坦的叫声,为这个故事画上圆满的句号……

  「哦,是句号么?」一脸淫笑的陈医生,抚摸着正在他胯部,努力为其口交的妙龄少女,「燕丽,你说,下面,我们该把病毒重在谁的身上!」

  「嘻嘻!」燕丽吐出陈医生的阴茎,娃娃般滑嫩的脸庞微微一笑,「只要主人喜欢就行!」

    「嗯!」陈医生露出令人深思的微笑,点开了色心色……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评论加载中..